不止吴中元发现河流流向北军大营,吴白夜也发现了这一情况,紧张的看向吴中元,“圣上,这可如何是好?事发至今已经三日有余,北军大营恐怕已受殃及。”

  吴中元没有立刻接话,沉吟过后方才出言说道,“无需紧张,此毒入水之后会稀释淡化,越往下游毒性越小,北军大营也并未就此事上呈奏折,事态应该尚可控制。”

  听得吴中元言语,吴白夜略微心安,“敢问圣上,此事应该如何处置?”

  吴中元想了想,说道,“你先往北军大营告知此事,所有兵士逐一检试,若有发现立刻救治,一定要注意言辞,万勿引起恐慌。”

  “是。”吴白夜点头应是,这时候“是”的发音跟现代不同,而是介乎于“哈”和“好”之间的一个吐气发音,与日本鬼子的“哈依”很相似。

  吴白夜应是之后出言问道,“这入水之毒又应如何解除?”

  “我先前说过,此毒喜热怕凉,稍后我会作法降下风雪,冰封降温。”吴中元说道。

  “那属下这便往北军大营去了?”吴白夜请示。

  吴中元摆了摆手,“去吧,此间事了我便自行回返有熊。”

  吴白夜转身欲行,又迟疑转身,关切说道,“国事繁重,圣上统揽大局,奔波操劳,定当保重龙体,多加休息。”

  听得吴白夜言语,又见他真挚眼神,吴中元心头大暖,再看吴白夜已是花甲之年,两鬓斑白,脸上也多有皱纹,心中亦有感伤,“大夼乃边关重镇,又为北军大营腹背,你主政此间,责任重大,也要多加保重。”

  正所谓良言一句三冬暖,恶语伤人六月寒,吴中元的关心言语令吴白夜好生感动,拱手道谢之后凌空北去。

  待吴白夜离开,吴中元升至半空,掐捏指诀,念咒作法,由于修为精深,法术起效极快,眨眼之间寒风骤起,天地变色,再过片刻雪花飘落,气温骤降。

  也不用彻底冰封河流,只需令水温下降几度就可以冻死虫卵,由于河流不大也不深,一刻钟之后水面便开始结冰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便继续作法,直至河面完全结冰方才收回法术,回返有熊。

  回到有熊,见中天殿无人,便转身走进中天殿对面的丹殿,围着混元鼎检视了一圈儿,然后冲禁卫传下旨意,命工部派人将混元鼎搬出丹殿,送到兵工厂熔化打造盔甲。

  随后再下圣旨一道,命老瞎子和六部主官将办公场所自宫外的总理院搬到对面的丹殿,以后的局势会越发复杂,他必须保证自己对各大垣城所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,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旨意传递下去。

  王欣然去了兵工厂,吴荻和姜南需要训导亲兵,也不在后宫,连吴卿都不在,此前他曾经让吴卿负责福寿院和学堂,白日无事时吴卿通常会在那里。

  政务有很多,但老瞎子等人代为处理了很大一部分,需要他亲自处理的往往是突发事件,此前一段时间突发事件频繁,他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奔走,此番突然没了必须立刻处理的公务,反倒有些不适应。

  吴中元闲不住,出宫去了吴荻所统领的金熊巫师营区,由于巫师队伍组建的时间尚短,目前还没有进入法术精修阶段,现阶段主要是以理论学习为主,理论学习又分为忠孝仁义道德观的强化和施法技巧的传授。

  吴中元的到来令新晋巫师很是兴奋,而面对着这一百名紫气巫师,吴中元的心情也多有激动,如此强大的巫师阵容对于熊族来说是旷古空前的,他是熊族人,这些人都是他的本族族人,相较于其他二族的亲兵勇士,这些金熊巫师与他的关系更加亲近。

  实则当初参加检试的新晋巫师有一部分是牛族和鸟族人,但吴荻在选拔时将他们排除在外了,而己方所拥有的巫师数量也远远不止这一百名,其他巫师仍归吴焕统领,留待补缺侯用。

  一个好的领导能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与他更加亲近,这就涉及到说话的艺术,在熊族巫师面前,他着重强化自己的出身以及自己九阳巫师的身份,九阳巫师和九阴巫师是所有巫师的头领,而在座的都是吴氏子孙,全是他的本家。

  不久之前他曾经前去烟云岛向万山红讨要了一百只飞禽,这是他送给金熊巫师的一份厚礼,他当着众人的面儿将万山红的手书交给了吴荻,命她在自认为合适的时候率众前去认领。

  在天上飞是所有人的梦想,自空中长时间的停留和短时间的凌空飞掠是有着本质区别的,众巫师得知此事大喜过望,异常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归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妇科男神医 林三只为原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御九秋并收藏归一最新章节